怒江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網絡整理 2019-05-31 最新信息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1

漢綏和二年春某日,也即公元前7年春某日,漢成帝劉驁一大早起床,本打算公干,不料剛提上褲子,就手腳不能動,嘴巴不能言,撲地而倒,崩了。

時年45歲的劉驁一生沉湎酒色,能夠死在他最寵愛的趙昭儀合德懷中,本也算死得其所,然而,這件事卻有很多人不滿意。

首先來問罪的是劉驁母親,孝元王太后,她那史上著名的“治問皇帝起居發病狀”,本就讓整日與皇帝纏綿的趙合德驚懼,這之后,既然群臣氣勢洶洶,也都來聲討“禍水”,那么說不清道不明的趙合德,就只好趕緊自殺了。

史書稱這叫“畏罪”。

皇帝死在趙合德懷中,還的是風流債,趙合德既然已經“畏罪自殺”,那么此事按照春秋大義,為尊者諱的慣例,就該了了,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誰知這事一反常規,卻反而越炒越大起來。

朝廷不久后竟組織了一個漢成帝死亡調查小組,要來窮究到底。

趙合德后面可還有一個趙飛燕呢!看來大家矛頭所指,卻是這更大的“禍水”,“禍水中的禍水”,“禍水中的戰斗機”,擺明了是要痛打落水狗的意思。

但是這其中特殊濃厚的政治氣味,也嗆鼻而來,因為這調查小組的組長,卻正是當時高到天際的道德標兵,孝元王太后的侄子,王姓外戚之首,做著大司馬的王莽。

王莽一族的壯大,其實正由于漢成帝,漢成帝當時是太急于借助外戚打擊宦官了,于是就只能偏向一頭。而此時的漢哀帝既然與王家關系不大好,趙飛燕又不但已成了皇太后,還跟哀帝的祖母傅太后關系密切,那么趙飛燕自然就有借機打掉的必要。

哀帝的外戚傅氏、丁氏已經了得,如果再任由一個趙氏成為羽翼,那人家老王家豈不是更無活路?而且,這也的確該是道德標兵該干的事不是?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2

古人動輒視女人為禍水,這大概有三個原因:一是男尊女卑,二是卸責諉過不要臉,三是自尊心——男人與男人的共謀,大臣與君王的共謀,被一個女人搶去,這可是很傷人,很不成話的事。

所以這種事基本可視為一大堆“一錢不值的沒有出息的男人”(魯迅),在拿女人的血做游戲,大家是有意無意,心甘情愿地做槍,或者是心甘情愿地被人拿著當槍使。

所以這種群嗨,以及高潮,也就一定是冠冕堂皇,殘酷而無辜的。

而至于成帝之后,已經升級為太皇太后的王政君為什么也非要嗨,那自是一面為家族利益、自身計,一面在女人難為女人的緣故,失子之痛在她,倒可能反在其次。

這位老太后的權謀心計,可是大有證明的,舉二個例子便夠。

第一例。

那哀帝扶持祖母傅氏、母親丁氏兩大家族,壓抑王氏的舉動實在太過露骨,這曾逼得王政君以退為進,趕緊命令王莽上書“乞骸骨”(自請退職,回家養老,免得骸骨不得歸葬故鄉之意),只是哀帝沒有答應而已。

他當時哪敢答應?除非他不怕根基未穩,天下大亂,轉瞬間從皇帝寶座上掉下來。所以他就只能讓幾個重臣過去傳話:太后貶斥王莽,朕很傷心,大司馬如果不復職,朕就不敢聽政了;眼睜睜看著太后再次將王莽托起。

只是這對人家來說,已經是芒刺在背。

第二例。

太后強,才能王氏強,王氏強,才能太后強,所以這后面等哀帝嗚呼哀哉,王政君再有率領王氏子弟迅速控制中樞,奪走傳國玉璽,并按照王莽之意扶立幼主等事,那就毫不奇怪。

當然,王莽篡位時,老太后是曾怒砸玉璽的,她肯為家族謀利,卻不等于贊同奪國。

——既如此,那趙飛燕姐妹的罪狀,自然就很快“構”成了,而此罪狀之所以要說是“構”,那自然是因為疑點太多的緣故。

這其中最最關鍵的一點是,這根本不是什么死因調查,而是趙氏姐妹犯罪調查,那離題萬里的調查小組,甚至是不怕連漢成帝也弄得不是玩意兒的。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3

趙飛燕姐妹的罪狀,來自調查小組主辦,本就負責這塊的司隸校尉解光,這其中最大的罪狀是,趙飛燕姐妹曾先后二次弄死成帝的孩子。

女人性妒,本就是大罪,絕君王之嗣,這就更罪不可赦,更何況趙飛燕姐妹還有飛揚跋扈、魅惑君王、禍亂宮廷之罪。

趙飛燕姐妹(其實罪狀中的主角是趙合德,這大約是死人不會說話的緣故,但趙飛燕無論如何也不能脫去連帶之罪),據說首先害去的是漢成帝與宮女曹宮偶合的孩子,然后是許美人的孩子,這兩件事史書一般都有記載,大多數人也都認為鐵證如山,但那是怎樣一種鐵證呢?

這兩個案件的調查報告中,都有大量人證,但就是沒有物證,這奇不奇怪?

那曹宮的孩子,據說是宮里派人帶走的,有名有姓,那么這孩子的下落為何會變成不知?解光為什么不順藤摸瓜,查個水落石出?

許美人的孩子,據說是被籍武埋到監獄墻下的,那解光是不是該挖出孩子尸骨禮葬,并作為證據呢?如此驚天大案,指向的又是成帝最愛的皇后、昭儀,居然能只憑幾個人的證詞,這是不是太過荒唐?

這兩件謀殺案,尤其離奇,尤其駭人聽聞的是,皇帝劉驁居然都曾參與!

此即是供詞所說:中黃門田客指示殺死曹宮孩子時,曾出示劉驁詔書,他因為第一次沒有執行,還告訴獄丞籍武,皇帝和昭儀都很震怒,都在一再追問為何還沒殺死。而許美人的孩子,則干脆就是劉驁經不住趙合德哭鬧,親自動手的。

要知道,皇帝劉驁一直為沒有子嗣所苦,任何一個孩子對他都一定會是天大的喜事,即便骨肉之親不談,就算劉驁真可能允許殺死一個宮女所生的“賤種”,那也是有一個絕大的漏洞的——

許美人可是名正言順的妃子,傳宗接代天經地義,趙合德憑什么敢這么要求?她難道早不想活了?漢成帝憑什么答應?這種事怎可能發生?

更何況,那時候王氏外戚早已坐大,王太后和王莽的眼線遍布宮中,這兩件事既然那么多人參與,那么多人知情,王太后和王莽怎可能不知?他們怎可能允許這種事到現在才暴露?

倒好像他們很喜歡趙氏姐妹,王太后一點都不關心龍脈,一點都不想要孫子似的。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4

趙氏姐妹身上的這兩大罪證,總而言之,疑點太多,也難怪議郎耿育此后上書反對,要說這是落井下石了。

只不過耿育的出發點,倒并非為趙飛燕姐妹,解光也并不像一般史家所說的那樣,是王莽的人。因為解光還曾彈劾過王氏外戚,指責他們“無人臣禮,大不敬不道”,想必他當時的作為,應該更來自“禍水”觀念。

皇帝被女色蠱惑,居然親手殺子,這有多么昏聵,這是多大的丑聞,這將置漢哀帝為何地?解光等被人利用、蒙蔽,只圖一時痛快,竟不顧這茬,實在大膽,他之后沒被哀帝殺死,只是得了一個“反道惑眾”的罪名,被遠遠流放,真是幸事。此所以,耿育當時所言,就有了另一種味道。

他明明在說此案可疑,卻還是為劉驁做了這樣的辯護:皇帝殺那兩個孩子,是怕主少母壯,將來為國家之患,他還早知道哀帝英明,要傳位給他。

漢成帝居然在40歲時就知道自己會很快提不上褲子,要預先殺子,他還就喜歡把帝位傳給侄子,為了這也要殺子,這世上的不要臉到了耿育這里,無疑登峰造極。

可是這種話漢哀帝當然喜歡,這再加上趙飛燕于漢哀帝登基有功,趙飛燕與傅太后關系密切,于是漢哀帝隨后就只將趙飛燕的弟弟、侄子等人,趕到了遼西。

這種話大概史官們也喜歡,大家一概照錄,就連最喜歡褒貶人物,動不動正義爆棚、“臣光曰”的司馬光,這一次也不曰了,《資治通鑒》注解中的這句評語,一定大合士大夫們之心,一定是史上獲贊最多的一條:

“耿育之言是也。春秋為尊者諱,義正如此?!?/p>


漢成帝死亡調查報告分析:趙飛燕牽出太多的丑


5

趙飛燕姐妹的確不能算是賢德之人,但這也正像另一個“禍水”陳圓圓死前所說,人主自己不傾倒,哪來的美人傾國傾城?

那些大臣的確是只肯追責女人,一到皇帝、男人這里,就要雙重標準的。

士大夫們都瞧不起女人,都不怕強暴女人,都尊者再污穢也要為其諱,歷史上既然有這么一大波一大波的無恥不要臉,也難怪花蕊夫人在當年亡國之時,同樣要滿腔悲憤,大罵男人了: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p>

國家你們敗的啊,居然說是君主迷戀我造成!他一聲令下,你們這十四萬男兒都成孬種,我一個女人算什么!

所以,趙飛燕終究得死,終究還是要做政治的祭品,男人的犧牲品的,這不過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罷了。

元壽二年(前1年)六月,漢哀帝又崩,原本遭到抑制的王氏外戚在王太后的支持下立刻東山再起。

哀帝的寵臣、外戚連續遭到打擊,就連傅太后的墳墓都被挖開,趙飛燕先是由皇太后貶為皇后,然后就同哀帝傅皇后一起,被貶為庶人,趕去了皇家陵園守墓。

二人自知難以幸免,于是雙雙自殺。

而王莽與太皇太后王政君當時所列的罪名,卻正是:“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p>

這本是六年前就該有的罪名,它是真是假,是大是小,可不可以有,什么時候有,原本就是權力說了算。

文 | 九鴉

圖 | 網絡


本文作者:九鴉人物(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6751164119056907/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漢成帝   趙飛燕   趙合德   王莽   大司馬   漢哀帝   不完美媽媽   王政君   王太后   曹宮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散户炒股能赚钱小钱么 安徽快3开奖数据 股票配资免一元免费体验 上海时时乐开奖最近100期走势 利用网络赚钱的方法 多乐彩票五分钟来奖 36选7复式买一注多少钱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9 四人麻将视频 微信捕鱼0.01-20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