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與避諱

網絡整理 2019-06-16 最新信息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與避諱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

努爾哈赤:Nurgaci

皇太極:Hong Taiji

福臨:Fulin

玄燁:Hiowan Yei

胤禛:In Jen

弘歷:Hung li

颙琰:Yung Yan

旻寧:Min Ning

奕詝:I Ju

載淳:Zai ?ūn

載湉:Zai Tiyan

溥儀:Pu I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與避諱

清朝滿文避諱漫議

羅盛吉丨臺灣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

摘要:康熙帝名玄燁,滿文拼作hiowan yei,故原拼作hiowan 之“玄”字,或拼yei 之“鄴”字,此后僅能作siowan ye;漢字則有“弦”“弦”等字缺末筆之變。滿文避諱之字音與漢字官話聲韻演變關聯甚重,原本應作hiowan 之團音“玄”“懸”“軒”等字,康熙朝以后改作siowan;原本為siowan 之尖音“宣”“旋”“選”等字,仍為siowan。hiowan 音避寫,而siowan 音不改。滿漢避諱皆未見siowan“宣”應避之理,故曹寅之弟曹宣改名曹荃,絕非緣于避康熙帝滿文之御諱。

▍一、概說

避諱,或狹義而言即所謂諱名,為過去中國文明上一重要特色,相關研究專著已有不少,如陳垣《史諱舉例》、王建《中國古代避諱史》、范志新《避諱學》、王新華《避諱研究》等。研究諱名,除可用于版本???、解釋古文書之疑滯外,亦可用以考論中國文化心態之演變,而相關之語言學現象亦多,為解讀中國文化史不可或缺之一環。王建、范志新、王新華等學者多已注意到此現象并非漢民族所特有。然而,將之由原始相對松散之習俗改造為高度制度化之一種文明內涵,則仍以漢民族或受漢文化所影響之諸民族為世界之最。契丹、黨項、女真、蒙古,皆曾與漢民族有或深或淺之互動,從而亦或多或少皆有與諱名相關之制度。關于遼(契丹) 、西夏(黨項) 、金(女真) 之諱名制度,已有數篇專文,如韓小忙《西夏避諱制度初探》、王建《論遼、金、元三代避諱》、王曾瑜《遼宋西夏金的避諱、稱謂與排行》、黃緯中《略論遼金的避諱》等。其中,黃緯中《略論遼金的避諱》一文舉史傳與碑刻資料為證,具體描述遼、金在漢文諱名上之演變;并指出,作為滿洲前身之女真族“從太祖、太宗以來便講究避諱,對于觸犯者的處分很嚴”。惜受限于文獻殘缺與解讀困難,學界迄今似未見就契丹、西夏、女真、蒙古語等本身之諱名現象加以深入、細致之探討。過去學者主張“元初諸帝不習漢文,安知有忌諱”,不確! 拉施特《史集》第二編中已有如是記載:

“拖雷”[一詞]在蒙語中是鏡子的意思。自從拖雷死后,鏡子[一詞]迄今猶須避諱(nām-i?urūq) 。鏡子的突厥名為闊思闊(küzgü) 。為避諱起見,如今蒙古人遂稱鏡子為闊思闊。

則蒙古人很可能早于未入中原前已有諱名觀念?!洞笤ㄖ茥l格》卷8《臣子避忌》提及元成宗登基后,“多人每犯著上位名字的,教更改了”,又提及元武宗登基后,“各處行與文字,犯著咱每名字的有呵,教更改了者”,二者所指顯非漢字“鐵”“穆”“耳”“?!薄吧健弊謽?,而系蒙古語。唯此類觀念是否受漢文化所影響,猶不得而知。

女真族之后身滿洲,似自有清(金) 肇建伊始,即已有諱君名之觀念。唯就滿文而言,似皆未就如何敬避君上御名作具體說明。后人亦少有正式撰文探討者,僅黃俊泰《滿文對音規則及其所反映的清初北音音系》、Kam Tak-sing(甘德星) The romanization of the early Manchu regnal names兩文稍稍及之;又稽古站《論清代姓名的滿文避諱》一文亦有具體文獻舉證,唯該文作者之漢語聲韻學知識似稍有不及處。自康熙朝以降,圖籍繁多,可資對比者伙,或可稍以之探索此現象。

▍二、太祖、太宗、世祖朝滿文避諱

滿文為一拼音文字,故其借以避諱之手段主要亦似以回避同音為主。太祖努爾哈齊、太宗皇太極、世祖福臨三朝,命名皆非由漢語,加之譯音字初非一定,故諸漢字皆毋庸諱。惟就其滿文而言,似可知避諱現象已然存在。太祖之名難見于原始檔冊,太宗之名僅可見于太祖朝之無圈點檔冊,至于世祖本名fulin,終清之世不再見用,而其派生形fulingga 則常用于其他滿人命名。

此處猶可再稍稍申言者,太祖本名,或主張其義為“野豬皮”,后世書作nuheci 乃避寫形式。筆者疑其非是。雖早期滿族人名諸如yoto“傻公子”、hayangga“放蕩者”等,命名理路與漢人士大夫層不盡同。當然,漢族民間底層之命名理路亦未必盡同于士大夫層。唯此處可疑者在于:第一,赫哲語“野豬皮”亦作?ik‘et‘e,并非*?irk‘et‘e,赫哲語之ti 等在滿語常作顎化型ci,但赫哲語似不應亦同時改讀作?ik‘et‘e;第二,且滿語有現成單詞nuhen“一歲野豬”,若原型中有r 音,此字不應連帶改寫去除r;第三,-ci 確實似指“來自某物身上”,nimaci、ihaci、ulgiyaci 乃至人名“殷達瑚齊”皆此類。然而,若nurgaci亦屬此類,則“穆爾哈齊”似不可解。且其后滿人猶有以-rhaci 命名者,如祜爾哈齊(或作呼爾哈齊、琥爾哈齊) 、伊爾哈齊、哈爾哈齊、布爾哈齊等皆是,未必皆能以滿語說明。若曰其乃出自蒙古語-γ?i,則前方之r 亦待解釋。筆者以為此處似仍應存疑。

至于太宗名諱,何以竟似在譯寫蒙古稱號時全然不諱?亦一有待解釋者。同時代蒙古人似亦多有以稱號或佛教法義為名而全然毋庸諱者,疑與之相類。

▍三、康熙朝滿文避諱

清世祖諸子以漢語命名者居多,近支宗室更排以輩分字,等同于優先以漢語命名,故其滿文諱名之體現亦在漢語官話之同音字上。具體言之,舉凡滿文拼及與所諱者同音之字樣時,即需避改。然而,此處關鍵即在當時漢語官話,尤其官話雅音之特色。不知當時官話雅音而論及滿文避諱,不免失于流觴。

以漢字而言,康熙朝對民間是否注意避御諱或未盡留意,但宮廷中顯然早已注意及避御諱一事。例如,玄武門改稱神武門。玄武門本紫禁城之北門,玄武典故蓋取諸象征北方之靈龜,終有明之世仍其稱而未改。不過,康熙版《大清會典》“朝門禁例條”稱:“(順治) 九年題準……其余……不許由東華門、西華門、神武門進”,似是順治年間已然改稱。查孫承澤于康熙初著《天府廣記》(書中記事有“我世祖”字樣) ,該門仍稱作“玄武門”,未另作說明。若該門早在順治九年(1652 年) 已不知何故改名作神武門,似不應如此。應是康熙帝即位后,宮中有意避康熙帝御諱方改其稱。至少可以肯定者,至遲康熙十一年(1672 年) ,《起居注冊》中該門已作神武門。而金海一《燕行日記》己未年(朝鮮肅宗五年,清康熙十八年,1679 年) 正月十六日中亦載有清方要求朝鮮諱“玄”字之記載,其后亦見朝鮮肅宗十五年、二十四年《實錄》,分別要求諱“玄”“燁”二字。若曰康熙時期諱例不嚴,恐未必然。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與避諱

“玄”“軒”二字的滿文拼寫

清朝皇帝滿文書寫與避諱

尖團音的滿文記錄

至于滿文,則有昭陵神功圣德碑為證??滴醯勖?,滿文拼作hiowan yei,原本順治朝拼若hiowan 之“玄”字,或拼若yei 之“鄴”字,在此后便僅能作siowan、ye。如唐史中“房玄齡”之“玄”僅能作siowan;春秋時郄虎言勝鄴之策于趙衰,其“鄴”與“燁”于官話中為同音,此字記音為滿文時,初作yei,非ye。這里涉及官話乜斜韻之滿文拼字問題,疑即便雍正帝亦不甚了了。此處有二關鍵點:第一點則常為今人犯錯之所在,即尖團音,或指漢語精組細音字與見曉組細音字之差別。官話尖團混淆之現象或可追溯至明中葉,早期蒙、滿人于譯漢字音時亦?;煜?。唯大抵于順治十一年(1654 年) 后,各類御制滿文翻譯漢籍中,顯然有意識地區分尖團音:前者作ji-、ci-、si-,后者作gi-、ki-、hi-,兩類區分判然。第二點在官話乜斜韻之滿語表現法。此點雖在一般拼字稍有錯亂,在乾隆朝兩種《清文鑒》中則系統相當一致:作-(y) ei 韻。

故而,原本應作hiowan 之團音“玄”“懸”“軒”等字,于康熙朝以降改作siowan,至于原本即為siowan之尖音“宣”“旋”“選”等字,則仍舊為siowan,hiowan 音避寫而siowan 音不改。滿文避諱與漢文避諱則各行其是,互不相礙:漢文有“弦”“弦”等字缺末筆,在滿文則仍作團音hiyan 而不改,遂與siyan“仙”判然有別;滿文避“懸”“軒”等字改作尖音,漢字乃至反切法中則全不更動。此在《御制增訂清文鑒》之拼音中相當清楚。而在《琴譜合璧》中,或因受傳統反切法影響之故,竟有兩處忘卻滿文應避之案例:“玄”字滿漢對音凡13,唯卷11 作hiowan,余皆作siowan;“軒”字凡5,余皆作siowan,唯卷4 乃作hiowan 。而在清圣祖撰《昭陵神盛功德碑》上,“玄燁”作hiowan yei,由于該碑為皇帝以裔孫立場為祭山陵而親撰,故毋庸避諱。實則早期尖團混淆時,滿文塞擦音常作尖音之ji-與ci-,擦音反而常作hi-,例如,早期拼“朝鮮”作coohiyan,拼劉備字“玄德”作hiowande??滴醭瘽M文改hiowan 作siowan 可謂簡單明了。由此可知,所謂“曹宣改名曹荃乃為在滿文上避康熙帝之御諱”云云,不確。

曹寅之弟曹子猷即家譜中之曹宣,周汝昌先生就其名字互訓已作出解釋。唯改名之可能理由甚多,倘曹宣果真但因避康熙帝御諱而改名,以其兄曹寅與康熙帝親近之利,乃敢以“荔軒”為號而不避“軒”字,豈非違制更甚! 其實在康熙年間,敦郡王胤誐所生皇孫即以hung siowan“弘暄”命名。此后高宗皇子中猶有名“永璇”者, siowan 毋庸避,其理甚明。反而“奕譞”之“譞”字,“許緣切”在官話本應與“玄”同音,滿文乃依與聲符“瞏”相關之常見字“還”讀若hūwan。滿漢避諱皆未見siowan“宣”應避之理。在《圓音正考》,“玄”類字仍列作團音,而明書“敬避俱用尖音”,但分類仍與“宣”類有別。

▍四、雍乾以后滿文避諱

至于雍正朝,御諱“胤禛”,滿文拼作in jen。御諱之上一字,在穩定后,除宗室原“胤”字輩漢字改“胤”作“允”而滿音亦改作yūn 外,大抵其余官話中含異調之同音字“音”“銀”“隱”“印”等之滿文拼音多作yen。見諸文獻者有雍正朝奏折中“張寅”之“寅”,以及另折中言及“華陰縣”之“陰”。至于御諱下一字,在雍正朝似以改作jeng 為主。又,雍正朝規定夫子御諱“丘”字kio 音當避,在《御制增訂清文鑒》中則僅見到munggan“邱陵”之“邱”避作ki 音,其余“求”字等則仍拼作kio。

乾隆初政,在漢、滿諱制上似皆稍有放松。以漢字而言,例如,“玄”字在雍正朝原規定改字作“元”,乾隆朝或改以缺末筆之“玄”等,就漢文諱制而言,有清一代亦非全同。至于滿文,則有《欽定清漢對音字式》權作規范?!稓J定清漢對音字式》為乾隆朝所定,用以規范譯音用字之書。光緒十六年(1890年) 聚珍堂《清漢對音字式》于扉頁上標明“內附敬避字樣”,并于康熙以降各皇帝名諱同音處俱各加以說明。該書對敬避字樣似有具體規定,而實際運用時又似未必盡循同一方法。

kio 球:因與“丘”同字符(孔子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kiyeo。

ye 野:因yei 與“燁”同字符(圣祖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ye。

yen 音:因in 與“胤”同字符(世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yen。

jeng 珍:因jen 與“禛”同字符(世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jeng。

hūng 宏:因hung 與“弘”同字符(高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hūng。

lii 禮:因li 與“歷”同字符(高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lii。

yong 永:因yung 與“颙”同字符(仁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yong。

miň 敏:因min 與“旻”同字符(宣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miň。

niyeng 寧:因ning 與“寧”同字符(宣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niyeng。

ju 珠:因ju 與“詝”同字符(文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jū。

?uwen 順:因?ūn 與“淳”同字符(穆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uwen。

tiyan 添:因tiyan 與“湉”同字符(德宗諱) ,故書寫時避寫作tiyaň。

由上可見,滿文諱名避寫,實際上多以近音字甚至即同音字之不同拼法加以表達。

此處筆者擬對當中二者稍做說明。第一,“貞”字及以此字作聲符者:傳統本應作-ng 韻之“貞”字,于《御制增訂清文鑒》卷3 封誥類之akdun sargan jui“貞女”并卷7 書類之jekdungge“貞”俱作jeň,僅卷29jekdun moo“女貞”作jeng。蓋此字口語或早已轉入-n 韻。早期滿文對譯如官書《御制翻譯詩經》《御制資政要覽》《御制翻譯大學衍義》《日講四書解義孟子》《康熙朝起居注冊》,私人譯書如《翻譯潘氏總論》《滿漢西廂記》等中俱如此。而滿文所拼之漢語-n 與-ng之混淆,亦幾乎僅見于以“貞”作聲符之字。換言之,僅康熙朝皇十四子胤禎之名為例外,其余以“貞”字作聲符者在順治、康熙朝多已改作-n 韻。至少在滿人之漢語官話音中,并無所謂“當時人讀‘禎’如‘征’”一事。在雍正朝后則但避諱故,甚至“鎮”“振”等字亦多拼作jeng。第二,字及此字之官話同音者:此類字在入關前至順治、康熙間,多半拼若hūng,并不作hung,其故或在官話曉匣合口音之舌位較后(早期ū、u 當有別) 。然而,康熙間為皇孫“弘”字輩之命名,則一反常態,改采hung 此一拼法。筆者推測蓋康熙帝當時已預估及滿文避諱一事,刻意采取罕用拼法亦與漢字采取罕用字以便于避諱相同。合并諸文獻,可見,順治期已尖團有別;但貞字變成收-n尾;康熙朝皇孫“弘”字輩拼音特殊,逮乾隆帝即位遂又變回原拼法。

由于除康熙朝少數特例外,滿、漢諱名改避似屬各行其是,互不相涉。故筆者稍疑滿文諱名初非學自明人處,而屬金源故習。特于入關后再參照晚明避諱規制加以規范化、嚴格化而已?;蛘源斯?,又緣“譯音無定字”故,清初三帝御諱之個別漢字皆毋庸諱。唯其滿語單字,則當敬避。

光緒朝《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1149,“八旗都統公式”項下關于姓氏命名中,有三條記事或與滿文諱名制度有關。

例1.(乾隆) 五十七年諭:從前八旗官員兵丁名內,有與大臣等同名者,已降旨令其改易矣。夫與大臣同名,尚行改易,況與宗室近派王公等同名,反有不行改易之理耶?且如保太即與裕親王之名相同,凡系旗人命名,均應避忌此字。旺扎爾、那木扎爾,皆系身與同時,乃以此字命名伊子,甚屬錯謬。而保太又并未改易,公然稱謂至今! 始至福消獲罪。著交八旗都統將現在八旗人等之名,盡行查明。如有似此相同者,令其改易外,嗣后生子命名呈報該旗時,該旗都統等務各切實查覈。設有濫行命名者,實時改易。

例2.咸豐四年議準:鑲白旗監生鐵柱、鋼柱二名,因與御名音同敬避,與尋常捐納監生更名不同?!爸弊志鶞矢臑椤傲帧弊?。

例3.光緒七年復準:滿洲繙譯生員溥容、文生員溥受,因名上一字,與宗室輩分“溥”字相同,準其改為“普”字。

第一例似表示前此即使大臣名亦應避改,唯似不嚴格,此條《嘉慶會典事例》未收。第二例則避嫌名之例,現象雖早,而具體詔敕諭旨出現極晚,且似未載入正式條文中,僅作“事例”載之而已。第三例,蓋當時已不必避同音,僅為不與宗室混淆而另改同音同訓之異字。

反之,嘉慶朝《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870,“八旗都統公式”項下,則有相關之二條記事:

例1.嘉慶八年奉旨:各陵名清語俱系敬謹尊上。即如“恩特和墨”“瑚圖靈阿”“額勒登額”“孝順阿”“安巴靈武”“額勒和”“托謨宏武”之清語,均非臣下命名所應用。著交八旗,令現在大臣內有以此等清語命名者,即著自行具奏更改。官員兵丁內有以此等清語命名者,即著呈明該管大臣更改。嗣后八旗臣仆,俱不得以此等清語命名。所有黑龍江副都統銜總管色爾袞原賞之巴圖魯名號,著改為強謙巴圖魯。

例2.(嘉慶) 九年諭:昨據紀昀奏稱:四川省職貢生員等,有因敬避陵名漢字,呈請改名,咨部核辦之案。因令查取原案呈覽。一系該省縣丞樊泰,詳請改名“樊仲翔”,經勒保咨請部示,業據禮部咨駁;一系貢生張景超,由該學政錢栻飭令改名“步超”,請換給貢單,禮部尚未札復。前因山陵稱號各清語,非臣下所當命名,應行一律更改,當經明降諭旨,專指清語而言。至各陵稱號漢字,臣民等如有以景字、泰字等字命名,而下一字系齡、林等字者,兩字相連,兩音相葉,如策丹、玉福之原名者,是以更改。其專用景字、泰字等字命名者,原不在敬避之例。勒保系滿洲大臣,非不曉文義者,且外任封疆。乃率據樊泰原詳咨請部示,已屬拘泥不曉事體! 禮部所駁甚是。錢栻身任學政,輒將貢生張景超易名步超,呈請換給貢單,尤屬不通! 勒保、錢栻均著傳旨申飭,并將此通諭中外,一體遵照。

其中第一條亦見于光緒朝《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1149,第二條則見略。然而,第二條于探究滿文諱名卻極有價值。第一,陵名之滿語于命名時須敬避:即,永陵enteheme munggan、福陵hūturingga munggan、昭陵eldengge munggan、孝陵hiyoo?ungga munggan、景陵ambalinggū munggan、泰陵elhe munggan、裕陵tomohonggo munggan 之陵名字樣不得用以命名。第二,唯該漢字等除非與“陵”之同、近音字相連,否則毋庸避改。第三,漢字毋庸避改,似當為滿洲大臣之常識。此處所及滿語單字諸如enteheme(長遠) 、hūturingga(有福祉的) 、eldengge(有光輝的) 、hiyoo?ungga(孝順的) 、elhe(安、緩) 等,皆常見于各類滿文文獻,未見避改。更甚者,eldengge、hiyoo?ungga 亦為常用人名。此二條事例是否僅系嘉慶帝所新增,姑且不論。惟此事例說明:

其一,為敬謹尊上而敬避特定滿語單字,不得用之命名,確有其例;

其二,此類敬避僅限于滿文滿語范圍,換言之,以enteheme 為例,“恩”“特”“和”“墨”四字單獨出現毋庸避改勿論,即便其譯字“永”字,但不接“齡”“林”等字樣,亦毋庸避改。滿語諱名系以一整個單字為單位,且此習俗應為滿洲大臣所知曉。由此當可推測:即便自太祖朝始已有滿語諱名現象,所在乎者亦非個別漢字。著重在漢字一字一音,蓋自順治帝所命名之康熙帝始。

▍五、結論

滿文避諱現象可用以判定部分滿文文獻之版本。唯亦有后起書依據早期版本刊印者,如雍正朝滿漢對照《三國演義》僅漢字有避,滿文全然未改。大致而言,出現某避忌現象則可斷定該書大抵出自某時代后。

又,自順治中晚期以降,官方滿拼漢音尖團分明,應予注意。因而所謂“曹宣改名曹荃乃避諱”一說,甚難成立。至于“貞/禎/楨”等字樣,在官話中轉入-n 韻之時間甚早。然而,或者因受傳統反切所影響,偶有少數依古典作-ng 韻者,數量相對罕見,疑早非口語。其余“征”等字何故未改?有待思考。

來源: 《滿語研究》2014年第2期

說明:原文帶有注釋,請參見原刊

本文作者:滿族文化網(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2403422395564555/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清朝   康熙   女真   努爾哈赤   遼朝   皇太極   歷史   拖雷   元成宗   元武宗   文化   乾隆   滿族   溥儀   蒙古   拉施德丁   黃緯   陳垣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散户炒股能赚钱小钱么 云南麻将app下载 快乐8官网下载app 区块链网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龙王捕鱼攻略 哈灵棋牌官方下载 股票怎么融资 天棋牌游戏? 福彩25选5开奖号码 白小姐2020第9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