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網絡整理 2019-06-17 最新信息

今天為大家介紹一位民國時期有名的女科學家,一個非常偏男性化的名:吳健雄 。這個名字對于很多中國人來說也很陌生。

吳健雄常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同時,她也是胡適的學生,袁世凱的孫媳婦。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1

1912年,吳健雄生于中國江蘇省太倉縣瀏河鎮。

依族譜,她是家族中的“健”字輩,由于和兩位兄弟的名字一起出自“英雄豪杰”一詞,所以排行老二的她注定擁有一個很陽剛的名字。而她的乳名“薇薇”,顯然和她溫婉的外表更搭。

吳健雄出身書香門第。父親吳仲裔早年就讀于上海南洋公學(交大前身),后轉入蔡元培主辦的倡導“學術自由、兼容并蓄”的愛國學社。

他思想開明,提倡男女平等,還在鎮上創辦了明德女子職業補習學校,并將妻子樊復華也拉去做教員。

吳健雄七歲時便入校接受教育。吳健雄在回憶她的人生歷程時,言及父親對她的一生的影響時曾說:“如果沒有父親的鼓勵,現在我可能在中國某地的小學教書。是父親教我做人要做‘大我’,而非‘小我’。

從”明德“畢業后,吳健雄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蘇州女子師范學校,1929年畢業后保送中央大學(現南京大學)。

由于就讀的是師范類別,按照當時的規定吳健雄本應先教書服務一年才能繼續升學,但是因為當時的政策執行并沒那么嚴格,她選擇進入上海的中國公學再讀一年書,也因此她得以與”偶像“ 胡適成就了師生的緣分。

其實,在正式成為胡適的學生之前,吳健雄就已經是他的”迷妹“了,喜愛閱讀的她不僅在《新青年》等雜志上閱讀胡適的文章,還“追過”胡適的演講。

胡適當時任其母校中國公學的校長,但也親自教授中國思想史等課程。

一次考試后,胡適閱卷,他對同事說,從來沒有看到一個學生對清朝三百年思想史懂得那么透徹,于是給了她一百分。

在場的另兩位名師楊鴻烈、馬君武也說,班上有一個女生總是考一百分。

于是,三人各自把此學生名字寫下來,結果均是“吳健雄”。文理全行不偏科的大神,說的應該就是吳健雄本人了。

盡管吳健雄最終還是按照既定計劃,在理科上大展拳腳,她與胡適的師生情誼卻并未結束,兩人一直保持著聯系,胡適也曾多次勉勵吳健雄。

吳健雄曾說,他父親和胡適是對她影響最大的兩個人;胡適也曾在公開場合說過,作為吳健雄老師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2

1936年,吳健雄得到叔叔資助,去往美國。在這里她遇到了未來的丈夫袁家騮。袁家騮是袁世凱的孫子,時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中國學生會會長,也在物理系就讀。

當時由他帶領吳健雄參觀校園,而吳健雄后來也決定留在伯克利攻讀物理學,因此和袁家騮成了同學。

吳健雄個性開朗,和男同學一起時也毫不忸怩作態。當時還是眾多愛慕者之一的袁家騮也記得,吳健雄個性豪爽,有時和他在圖書館看書留到很晚,也并不在乎。

學霸之間的相處模式也非同一般,畢竟研究才是第一位的。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1941年8月,吳健雄在寫給朋友的信中提到了她和袁家騮的關系。

“在假期中,我希望利用整個上午來念書,只有下午稍晚和晚間才和你一起,不知你介不介意?!?/p>

“袁先生十分想見我,但是我實在分身乏術。如果你不介意,也許我們可以請他和我們一塊度假,他確實是一個相當沉靜不多話的人?!?/p>

袁家騮雖出身世家,但是袁世凱死后,家族一落千丈。他自幼勤奮努力,待人謙和誠懇且樂于助人。

在伯克利國際學舍,如果東西壞了,同學們都找他幫忙,這也給吳健雄留有很深印象。袁家騮在之后也成為了享有國際聲譽的物理學家,在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測系統研究上卓有成就。

由于吳仲裔曾參加過反袁的革命黨,所以他們的結合頗有戲劇性,但是日久生情的他們一直保持著很好的感情。

在吳健雄陽歷30歲生日的前一天,吳健雄和袁家騮在袁家騮的指導教授密立肯家中,舉行了婚禮。

兩人在美國的許多同學好友都前來慶賀,如錢學森。婚后他們到洛杉磯的一個海灘上度“蜜周”(只一個禮拜),便投身于各自的教學、研究工作中。婚后,他們相親相愛。

吳健雄是個低調的人,卻常常和人夸耀:“我有一個很體諒我的丈夫,他也是物理學家。我想如果可以讓他回到他的工作不受打擾,他一定會比什么都高興?!?/p>

袁家騮在金婚歲月談感受時,一派紳士風度地說:“夫妻也如同一個‘機關’,需要合作,婚前要有承諾,婚后要協調?!?/p>

朋友評論袁家騮一貫以太太為榮,說:“不管吳健雄去什么場合,拎照相機的人總是袁先生!”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3

1940年吳健雄取博士學位,六年后她轉到哥倫比亞大學,開始漫長的教學與研究生涯。

1956年,她排除萬難,與合作者成功地用實驗證實了當時楊振寧和李政道提出的“在弱相互作用中守稱不守恒”理論,幫助楊李兩人一年后共同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由于吳健雄未能與楊李二人共同獲得諾貝爾獎,很多人為她感到不公,但她本人從未作出任何回應。

只是在給1988年諾貝爾獎得主史坦伯格的祝賀信上寫道:“盡管我從來沒有為了得獎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當我的工作因為某種原因而被人忽視,依然是深深地傷害了我?!?/strong>

關于吳健雄未能獲獎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諾貝爾獎有不成文的規定,獲獎者不能超過3人,而如果吳健雄獲獎那么她的合作者也將列入其中;也有人認為諾貝爾委員會的表決機制存在對女性的歧視。

雖然沒有獲得諾貝爾獎,造成了巨大的遺憾,同時也讓吳健雄,在國內的知名度遠遠落后于獲獎的兩位科學家。但吳健雄在美期間獲得了諸多其他表彰。

她不但是普林斯頓大學首位獲得榮譽博士學位的女性,也是美國物理學會第一位女會長。1978年她更獲得了第一年的沃夫獎。

她一生發表過接近兩百篇科學論文,通過實驗證明了費恩曼與蓋爾曼關于矢量流守恒的理論預言。

并在軔致輻射與核裂變、放射性與能級圖、奇特原子、穆斯堡爾譜學及其在原血紅蛋白中的應用等方面均有杰出的貢獻。

由于她在物理學界的重大貢獻,她不但有“中國居里夫人”之稱,更被譽為世界最杰出的女實驗物理學家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4

1982年,吳健雄受聘為南京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名譽教授,成為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

晚年,吳健雄拿出25萬美元,捐贈給了明德學校作為基建費。

1997年2月16日,吳健雄在紐約病逝,終年85歲。遵照她的遺愿,她被安葬于故鄉瀏河鎮。

在吳健雄的自述中,她談到自己從中學開始就習慣工作到深夜。

她曾說:“任何想不花費勞力就取得成果的僥幸心理,都是有害的,也不會成功?!?/strong>

雖然吳健雄的巨大成就似乎沒有被頻繁提起,但是也終究是如以她命名的小行星“吳健雄星”一樣,是無法被抹去的存在。

她被譽為:中國居里夫人、物理科學第一夫人、核物理研究女皇

讓家長更懂教育,讓教育更有效,請點上方頭像關注“龔老師說教育”

(聲明:此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

本文作者:龔老師說教育(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3070002574000651/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吳健雄   瑪麗·居里   原子核物理學   袁家騮   胡適   物理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袁世凱   大學   哥倫比亞大學   諾貝爾獎   錢學森   馬君武   讀書   諾貝爾物理學獎   跳槽那些事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散户炒股能赚钱小钱么 豪利棋牌送救济金 融资融券90只股票 好彩1玩法 互联网金融公司排名 35选7基本走势图表图 北京快3下载安装 pk10网址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 有什么棋牌游戏? 九鼎新材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