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網絡整理 2019-07-02 最新信息

1940年5月10日清晨5點35分,第1裝甲師作為第19摩托化軍的前鋒越過了盧森堡邊境線,這標志著A集團軍群的進攻正式開始了,隨后該集團軍群各部越過邊境線揭開了千里突擊的序幕。進入6月,古德里安麾下的4個裝甲師分散成數股鋼鐵洪流,在法國東部的平原上向著瑞士邊境狂奔,在14和15日兩天時間里,第1裝甲師急速推進了大約200公里,這樣的挺進速度對于當時的法軍而言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上圖)1940年5月13日,強渡馬斯河成功的第1裝甲師部隊正在接受法軍投降,圖中戴船形帽正對鏡頭的就是第1步兵團團長赫爾曼?巴爾克中校。

時任第1裝甲師師長是基希納少將,溫克少校依然繼續擔任第1裝甲師首席參謀之職,他給喜歡沖在前面的師長基希納提供了巨大的支持??梢哉f在德軍中,基希納再也找不到比溫克更好、更適合他的參謀助手了。

6月17日下午,第1裝甲師得到命令:“……在蒙貝利亞爾徹底封閉馬其諾防線后方敵軍的包圍圈……”根據這個命令,第1裝甲師將停在距貝爾福只有15公里的蒙貝利亞爾—埃里庫爾(Hericourt)一線。因為該師距離其他部隊實在太遠,為了它的側翼和后方安全,第39摩托化軍軍長施密特上將出于愛護部隊的考慮下達了上述命令。

接到軍部的命令后,溫克清晰地認識到盡管部隊已經快要抵達瑞士邊境,但大量法軍并沒有放下武器,而且隨時有向南撤退的跡象,要想盡可能一網兜住敵軍就必須加快進攻速度。因此盡管左右兩翼的第20摩托化步兵師和第29摩托化步兵師都無法提供有效支援,溫克還是認為第1裝甲師應該盡快奪取貝爾福,徹底切斷敵軍退路。第1裝甲師雖然經過9天連續作戰,奔襲了數百公里后部隊略顯疲態,但是一路高奏凱歌,部隊士氣高昂,完全有可能一鼓作氣完成攻占貝爾福的任務。18點50分,溫克向克呂格爾戰斗群、內德維希戰斗群、巴爾克戰斗群和第4裝甲偵察營發出了一封決定性的電報:“快速攻占貝爾福!”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上圖)穿越阿登高原上某個小城鎮的德軍裝甲縱隊。由于高原地形補給困難,可以看到每輛坦克上都搭載了足夠份額的油料桶,車輛背面的大寫字母“K”表示這些部隊屬于克萊斯特裝甲集群。


溫克的這個決定顯然違反了第39摩托化軍軍部乃至古德里安裝甲集群指揮部的命令,但是其核心理念完全符合古德里安的作戰思想——對于裝甲兵, 應該把綠燈放在路的盡頭,敵人是完全給奇襲所擊敗的。

經過空中和地面偵察,德軍確認貝爾福有敵軍防守,還有很多法軍陸續撤到這里。溫克在日后回憶道:

盡管我和師長彼此相互信任,合作非常順暢,但這次我還是決定由自己承擔全部責任,避免基希納將軍在這樣艱難的抉擇下產生猶豫,或者給他帶來各種麻煩。我自己也清楚,雖然我們此前一切順利,但是這次進攻將困難重重,而且我們隨時都有被軍法審判的危險。盡管如此,我必須做出決定。首先,我決定不讓基希納將軍參與命令的決策,因此沒有通告他我所做的決定。然而基希納將軍對我實在太熟悉了,我的無線電命令發出后大概半小時,他就詢問我,有沒有得到部隊抵達蒙貝利亞爾—埃里庫爾一線的報告,因為這是今天的目標。我有點忐忑地告訴他還沒有這樣的報告。我當然清楚,部隊早已沖過了這條任務線,正在繼續向前進攻。因為此前我已經通過傳令兵獲悉這兩個戰斗群都已經越過了蒙貝利亞爾。我因為腿傷緩慢地在師部內走著,我的首席通信軍官馮·洛林霍芬中尉跑過來問我,是把前線的情況告訴基希納中將,還是繼續隱瞞不報?

關于是否繼續向基希納隱瞞情況,溫克內心作了激烈的斗爭,他繼續寫道:

我決定繼續保持沉默,這樣就可以確保前線部隊不會受到影響,否則他們可能被要求撤回或者暫停進攻?;<{將軍坐不住了,他在此后的1個小時里不斷詢問我,到底有沒有前線部隊的電報,前鋒到底到哪里了。面對這樣直接的詢問,我已經很難再隱瞞下去了。我沉默了大約1分鐘后向他報告:“將軍先生,我必須報告一些情況。我已經下令快速攻占貝爾福,部隊已經遠遠越過蒙貝利亞爾—埃里庫爾一線,正在沖向貝爾福?!被<{起初震驚了一下,過了一會兒,他緊緊握著我的手說:“溫克,我們一直到現在都一起同甘共苦,因此無論是我們一起下達的還是你下達的命令,只要是我認為正確的,我們都共同承擔責任!”我自己先行下達的命令就這樣得到了他的許可和證實,成為正式合法的師部命令。隨后基希納和我一同趕到前線,為了防止萬一前線部隊通過別的渠道獲知軍部命令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們必須親自到場坐鎮指揮。 當我們到達蒙貝利亞爾的時候這里已經一片漆黑,汽車開進了一片寂靜的城市,很長時間我們都看不到一名德軍士兵,真讓人懷疑是不是開錯路了。車開到一所房子前,我讓司機停下,跳下車去四處張望,試圖找到我們的崗哨。隨后我推開一扇門,這是一座小酒館,猛然間我看到了滿屋子全副武裝的法國士兵!雖然這里面有點嘈雜,但是他們中有不少人還是轉過頭來看著我。情急之下我馬上用法語喊了一聲:“你好”,然后趕緊關上門,飛快地跑回汽車,邊跳上車邊大聲喊道:“快!開車!快!”司機也被我嚇倒了,死命地踩離合器和油門,掛擋加速,車子飛馳而去。幸運的是那些法國兵并沒有沖出來,可能他們也沒有這樣的心情了吧。 就這樣我們快速沖過蒙貝利亞爾,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停放在道路兩旁的法軍車輛和大炮,法軍殘兵敗將的景象加上黑漆漆的街道讓人不由得感到陰森恐怖。汽車一直向前開,我希望盡快找到自己的部隊,此前為了確保部隊的進攻不受干擾,我已經下令無線電靜默,所以此刻我們的無線電臺也派不上用處。當我們沖出蒙貝利亞爾后,終于隱約聽到了坦克履帶的聲音。有動靜了,但那是我們的部隊嗎?我們抱著巨大的希望加速趕了上去,結果讓我們又一次叫苦不迭:這些都是法國坦克!見鬼!我們只能先悄悄跟在這些坦克后面,小心翼翼地低速開著。 經過短暫商量后,我們決定加速超車,繼續向貝爾福前進。躲不是辦法,沖過去或許還有機會!于是司機猛地向左拐,開始加速超車,事實證明這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在超越坦克縱隊期間,我稍稍向右探出點腦袋,斜著眼睛緊張地看著這些鋼鐵巨物,不過什么也沒發生,法國裝甲兵似乎都睡著了?我們超越整個坦克車隊后,保持高速,一路絕塵而去。 歷經兩道鬼門關后,我們繼續向前開。我仔細地聽著外面的動靜,突然隱約聽到一句地道的德語臟話“真他媽倒霉”。我趕緊讓司機停車,然后跳下車估摸著向聲音方向走去。哦!太好了!原來是1名勇敢而倒霉的摩托傳令兵,他的摩托車輪胎壞了,正一個人忙著修車。這哥們很有意思,他看到我后停下手中的活慢慢向我走來,距離還有幾步的時候,他突然伸出雙手想擁抱我!我也如釋重負地說道:“噢,感謝上帝!部隊向哪里前進了?”他指了指貝爾福方向說道:“一直向前,別人都跑得沒影了,只有我最倒霉,該死的輪胎壞了?!蔽覀兗敝s路,也沒辦法幫他,只能向他表示祝福,告訴他小心后面的法軍坦克,然后繼續前進。 不久以后,我們又一次聽到了履帶的聲響,稍微緊張了一下后徹底放下心來,沒錯!這次真的是我們自己的機械化部隊。我們開到第一輛裝甲車邊上詢問克呂格爾在哪里,“繼續向前!”車里面的人大聲喊道。我們加速向前開了一段,終于看到了克呂格爾和巴爾克,他們看到我們時顯得非常驚訝。沒有時間過多寒暄,我們就急忙在一所農居里面開會商量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上圖)1940年6月16日,第1裝甲師的工兵在格雷附近的索恩河上架設浮橋。由于裝甲部隊推進過快,空地協同出現問題,這座浮橋剛架設完,德國空軍的俯沖轟炸機就把它給炸掉了。


軍部下午下達的“今天不再繼續前進,警戒前進公路”的命令沒有影響第1 裝甲師的前進,該師的主力部隊都按照溫克的命令向著貝爾福前進。午夜時分,溫克就部隊的情況向集群指揮部做了匯報,他報告說部隊在抵達蒙貝利亞爾這個軍部指定的目標后還有充足的油料可以繼續前進。因為他無法及時聯絡到軍長,所以只能直接聯絡集群指揮部,請求獲得許可繼續向貝爾福前進。古德里安當然支持溫克的建議,批準了他的請求,實際上古德里安并沒有給部隊限定停止線,而是第39摩托化軍軍部出于種種考慮自行設定的。

17日午夜,克呂格爾戰斗群的前鋒抵達沙特努瓦(Chatenois),這里距離貝爾福要塞只有大約10公里。第4偵察營營長馮·舍勒(vonScheele)少校命令弗朗茨·馮·貝勒加德(Franz von Bellegarde)上尉和營部副官塞德爾(Seidel) 中尉,帶著1個無線電通信小隊搭乘2輛通信車去勸降貝爾福的守軍。然而他們的勸降行動并不順利,這8名德軍官兵被法軍逮捕,1名法軍軍官說:“不管貝爾福是否投降,現在你們都必須聽我的?!比缓筮@8個人經過審訊后都被關了起來。內德維希戰斗群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去勸降的軍使一去不復回。

由于一直沒有得到勸降“代表團”的回音,于是在18日凌晨4點,克呂格爾戰斗群和內德維希戰斗群兵分兩路進攻貝爾福。沒想到法國人只是嘴硬,既不投降也不抵抗更不逃跑(估計絕大多數人還在睡覺),6點左右第1裝甲團第2營的坦克在吉特曼(Gittermann)上尉率領下分成兩路以行軍縱隊徑直沖進了貝爾福,令城內居民和守軍大吃一驚。德軍各部進展順利,沒有遇到激烈抵抗,7點30分就已經打通了貝爾福全城。第1裝甲師師部最后就選定了該城火車站附近一家名叫“巴黎大旅社”的豪華旅館,恰好一個法軍指揮部也設在這里,那些還在睡夢中的法軍軍官和士兵紛紛被德軍從床上拽了下來,然后集中送到戰俘收容點。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上圖)在貝爾福地區,德軍俘虜了約5萬名法軍,這是第1裝甲師總兵力的數倍。圖為在法軍軍官的帶領下,正在列隊行軍的法軍戰俘。


清晨8點,古德里安親自趕到貝爾福,一路上到處都是法軍丟棄的車輛和大炮,成千上萬的俘虜擠在要塞的城墻下宿營。這時城內的戰斗尚未結束,四處槍聲不斷,古德里安攔下1名摩托傳令兵,詢問第1裝甲師師部在哪里。這名傳令兵開著摩托領頭開道,帶著古德里安的指揮車來到旅館門前。溫克看到古德里安這么快就到了城里不由得驚訝,古德里安則笑著向他表示祝賀,然后問他師長在哪里,溫克回答道師長正在洗熱水澡。等基希納洗完澡出來,古德里安和師部軍官們一起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早餐,這是旅館廚子為原先駐扎在這里的法軍軍官準備的。眾人正吃到興頭上,1名傳令兵氣喘吁吁地前來報告,他帶來了第39摩托化軍軍部的命令:“立刻從蒙貝利亞爾出發,向貝爾福進攻!”溫克只能告訴那名傳令兵:“快點加滿油,馬上開回軍部,告訴他們第1裝甲師已經進了貝爾福,并且都快吃完早飯了!”

實事求是地說,此刻第1裝甲師還沒能真正控制貝爾福。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軍事要塞,貝爾福城內外有許多堡壘和軍營,德軍的突襲只是逼迫軍營內的法軍放下武器,而那些堡壘仍舊在法軍控制之下。就總體兵力而言,法軍要遠遠多于進城的德軍,只是因為缺乏統一指揮,剛剛緩過神來的法軍雖已逐漸組織起來進行抵抗,但只能各自為戰。

本文節選自《瓦爾特·溫克和他的部隊》


違抗軍令,并將自己的師長帶入敵軍營房的溫克少校


本書通過大量歷史文獻、照片和地圖,客觀講述了二戰德國裝甲兵上將溫克那傳奇般的從軍經歷,以及其裝甲部隊在歐洲東線戰場中那血與火的戰史。本書還對溫克將軍在二戰后鮮為人知的經歷進行了介紹,馳騁商界的他為戰后德國的復興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本文作者:指文圖書(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33850204553268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法國   克萊斯特   武器   坦克   瑞士   默茲河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散户炒股能赚钱小钱么 幸运农场复式怎么投 四川快乐12遗漏五真准网 极速时时彩78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 劲胜股份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8月30日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